我说:古鱼一方面用着路易斯公爵给他的经济资助,帮他开公司,帮他研究最先进的人工智能,表面上他是路易斯的爪牙,实际上,他另一边也靠着唐朝战神,拜在唐朝战神的门下,学习各种本事,还利用老战神的徒弟捕捉江湖高手,想必这件事前段时间你也有所耳闻,到最后,他亲手干掉了唐朝战神,又打算将改命玄钟据为己有,你看这家伙,两头捣,到最后利益全部都汇聚到他一人身上。

肉身地藏王道:这个不重要,现在整个江湖上都在寻找那个杀死古鱼的人,很快就会有人知道是你杀死的古鱼,路易斯公爵已经发出了悬赏令,一千万美金拿你人头。

我可去他大爷的吧!

我这会只想骂人!

天魔帮我改了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命格,转头整个江湖都要与我为敌了,就他妈这么应验的吗?

我说:这帮人是跪久了站不起来了是吧!路易斯公爵那个王八蛋,战争时期不少从中国弄走古董,低价买走,再高价转售,到现在咱们还有多少国宝流落西方国家?就这,还有人愿意当他的狗腿子?

肉身地藏王苦笑一声,道: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这世上有英雄,自然也有奸佞,且两者永世不断。

我说:应该不会那么快有人知道的,我杀死古鱼这件事,除了少数两个人之外,没有其他人见证过。

肉身地藏王说:不,消息传播的速度远超你的想象,其传播本质并非在你杀死古鱼的那一刻有几个人见过,而是整场事件当中,古鱼都见过什么人,都跟什么人有联系,这些东西稍微一调查就会清楚的,纸里包不住火,你很快会成为江湖中人追杀的对象,不过这一点我倒是不担心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身在江湖还能为钱所困者,都不是真正想修炼的高手,都是一帮混吃混喝的废物,这些人就算找上门,我想你也有能力应对,我最担心的是,江湖当中的一些顶级高手,他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,且我不知道具体有谁是跟路易斯公爵有联系的,如果他们设计捉你,恐怕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,这些人精很厉害,像是蛰伏的蝎子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惊人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说:这件事先放放吧,我现在想请你帮我个忙,你不是会占卜吗?你帮我算算,芊芊到底被老族长藏在了什么地方,我想绕过那个老族长,直接去救回芊芊,否则我一直被他牵制,这不是事。

肉身地藏王说道:我不是神,这世上也有我不知道的事情,这就是其中一件。

我诧异道:你算不出来?

“算不出来,那个铜棺村的老族长不是一般人,他所创造的一系列骗局都是精心准备过的,你要明白,钱财对一个人来讲,最容易蛊惑心智,但也最不牢靠,因钱而投诚的人,往往还会有第二次背叛。可若情呢?这是世上最难解的东西,你爱一个人,你就是爱她,你说不出理由,你一想起来她,你就喜欢的要命,这就是情。”

是,这个我必须承认,我心甘情愿的被铜棺村老族长摆布,还不是因为我一心想救出芊芊,这家伙吃准了我。

也就是这一刻,我似乎想明白了那些江湖中人,为何都是没有家室的,因为他们自己也清楚,人一旦动了真情,那么就有了羁绊,就有了软肋,所以他们永远孑然一身,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

我说:真没办法帮我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