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宸有些不好意思:“哥,你这是查户口呢,我都还不清楚呢,就是上次把行车记录仪给我,让我在派出所证明自己不是小偷的那个姑娘,她不仅人美心善,而且,特别临危不乱,镇定自若,你都不知道,今天电梯失控的时候,她表现的比我都好……”

刘宸絮絮叨叨的跟傅宴辰说着当时的情况,甚至有些话是复述之前的话,他自己都没意识到。

傅宴辰见他说起这姑娘的时候,眼底都在发光,忍不住轻笑了一声:“臭小子,那姑娘叫什么名字?”

刘宸顿时伸手挠头:“啊……这个我没问,只不过,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!”

刘宸说完怕傅宴辰反驳自己的话,忍不住补充道:“下次见了面,我就问清楚!”

傅宴辰摇了摇头,不想再跟这情窦初开,满怀热情的傻小子讨论这个,他说:“先去查案子,等案子查完了,我帮你找你说的那姑娘!”

刘宸眸子顿时亮了:“哥,我可太爱你了!”

傅宴辰一脸嫌弃的把他挥开:“我可真不需要!”

刘宸听到这话,就忍不住傻笑。

……

白锦瑟跟林夕在电梯里差点出事儿,墨肆年等她们一上车就知道了。

白锦瑟怕这是杜昌武那边做的手脚,就没隐瞒墨肆年。

墨肆年想了想,先交人去查了一下。

等到下午的时候,他查清楚,电梯失控的确是意外,只能说白锦瑟跟林夕,还有电梯里那几个人当时运气不好。

只不过,好在人安然无事,也不算什么大问题。

倒是白锦瑟的车,的确被人动了手脚,跟墨毅的车一样,刹车线被剪了。

停车场的监控,被黑了,所以,目前还找不到下手的人。

而那个撞秦明晨的人,这会也醒了,但是,他嘴巴很严,傅宴辰那边问了半天,也没问出了什么眉目。

墨肆年其实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,这件事情应该是杜昌武的手笔。

他打电话给傅宴辰说,白锦瑟车子刹车被动手脚的情况时,傅宴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破天荒的说出自己的猜测。

他说,杜昌武应当是最大的嫌疑人。

这一点墨肆年也不否认。

只不过,就算是怀疑,也不能没有证据,否则也不能拿杜昌武如何。

墨肆年安排了人盯着杜昌武,只不过,杜昌武现在已经被列入嫌疑人了,警方那边也及时派人盯着他。

杜昌武倒是坐得住,现在还在杜家老宅。

墨肆年想到白锦瑟车子刹车被剪的事情,已经无法容忍杜昌武继续呆在外面了。

他直接安排了黑桃a去协助傅宴辰,寻找证据。

黑桃a这段时间跟着林夕倒是学了点东西,没多久就恢复了监控,傅宴辰根据监控,顺藤摸瓜,直接抓到了一帮亡命之徒,这些人被抓后,直接供出了杜昌武,甚至连之前杜昌文被害死的事情,也说了出来。

傅宴辰没想到,杜昌武居然丧心病狂到连自己亲哥哥也没放过,一下子三个案子都水落石出,他的压力骤然小了不少。

这群人干的坏事不少,他们不仅保留了转账信息来往,还把他们的对话全都录了下来。

傅宴辰拿到这些东西,很快就协助好几个分局,查出好些案子。

傅宴辰拿到确切证据,立马让人逮捕杜昌武。

墨肆年这边得到杜昌武被抓的消息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