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速度奇快,贺鸿晖和德化公公还没来得及反应,皇甫靖已经大步推开了房门。

宁杉已经在贺鸿晖的卧房里坐了好一会儿,他把布局陈设都看了一遍。其实贺鸿晖的卧房十分简单,一桌一椅一床一屏风,外加一个多宝柜,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。

从这里可以窥见贺鸿晖这个主人的性格,冷硬又简单,就好像一块尚未经过雕琢的璞玉。

这样一想,竟然有些可爱。

宁杉希望自己能握着刻刀在这块玉上留下决定性的一笔。

而改变的最初,就从这张过硬的木板床开始吧。

宁杉决定,等贺鸿晖一进来就投诉。

然而他没有等来贺鸿晖,却等来一个冒冒失失闯进来的醉鬼。

宁杉吓得直接缩进了床的最角落,面色煞白双目圆睁地盯着门口:

“你是谁?!”

他当然知道这是谁,是皇帝,这身金光他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见了。可是他不应该知道,更不可能反应淡定。

最重要的是,您老进贺将军的卧房是几个意思?

贺鸿晖稍晚一步进了房,他一把抓住皇甫靖的胳膊,难得失态:

“阿靖!”他的声音发沉。

皇甫靖好像酒醒了些,他站在门口没有更进一步,目光也只是在宁杉身上一扫而过。

就好像他只是抢先一步确认下卧房里是不是藏了人似的。

“哎哟,我是真醉了,德化啊快来扶我,咱们该回去了!”扶着脑袋,皇甫靖晕乎乎地向后仰,被德化公公扶了个正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