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鸿晖的确对宁杉很感兴趣,虽然他现在说不清为什么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一定范围内纵容宁杉。

只要不踩到他的底线,宁杉大可以做一个娇蛮任性的男宠。

片刻愣神之后,贺鸿晖凑近了宁杉,他们靠得很近,呼吸都彼此交缠,但是没有一个人变了节奏。

鼻尖相触,宁杉只觉得自己好像碰到了一整块的冰,从接触的那一点直接凉到了心底。原本因为高烧泛起的红晕都褪去,只剩下憔悴苍白。

“你确实很对我的胃口。”贺鸿晖低声说道,如鹰隼一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宁杉,试图捕捉他每一丝反应。

宁杉倏地笑了起来,不像之前那种歇斯底里的笑,而是……仿佛一朵桃花在一瞬间完成了从花骨朵到盛放的使命。

娇妍可爱,妩媚天成。

在贺鸿晖晃神的一刹那,宁杉突然向前一倒,略带湿润的唇立刻贴上了贺鸿晖的双唇。

不同于他鼻尖的冰凉,贺鸿晖的唇竟然是温热的。宁杉微微瞪大了眼,略带笨拙地啃咬起他的唇,想撬开紧闭的齿门却未得主人允许。

男宠热情而又生疏的亲吻并没能打动贺鸿晖,他垂眸望着宁杉,任由他不停主动地索吻。

亲了一会儿,宁杉终于放弃,他略带羞恼地躺回床上,眼睛里多了些灵动:

“将军果然是在骗我,您压根就对我不感兴趣。”

贺鸿晖伸手抚上自己的唇,仿佛还能感受到之前贴在上面那软软的触感,似乎还带着一丝甜意。

但他并不打算回答宁杉,而是自顾自地问道:

“你似乎并不惊讶我的出现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