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见到宁杉,贺贾急忙迎了上去:

“我的宁公子啊,您可算是回来了,我差清风去找您,可曾遇到?”

宁杉摇头:

“大约是错过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贺贾赶紧一拍额头:

“瞧我这记性差点儿忘了,宫里来人指明要见您,如今就在正厅里等着,将军已经在接待了,您赶紧换身衣裳跟我走!”

宫里来人指明要见他?失了精血的宁杉有些反应不过来。但他还是点了点头:

“贺管家稍等,我马上就好。”

屋里,明月一瘸一拐地拿来早就准备好的衣裳为宁杉换上。暗紫色的长袍上绣着亮银色的缠枝莲纹,将宁杉身上魅惑的气质稍稍往下压了些,更像是个落落大方的书生。

随着贺贾进入正厅,宁杉看到贺鸿晖正和一位面容白净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对话。男人正在喝茶,一眼瞥见宁杉入厅,顿时双眼一亮。

他毫不犹豫站起身来走到宁杉身旁:

“这位便是宁公子了吧?果真是一表人才,与贺将军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!”

宁杉稍愣,这位公公的态度和他印象中颐指气使的公公截然不同,未免太和蔼可亲了些。

“宁杉见过公公,不知您唤我有什么事?”宁杉问道。

德化公公对宁杉的长相和态度都十分满意,见状也不推辞,直接宣读了皇上口谕:

“陛下有旨,于九月十五在宫中举办贺将军班师回朝的庆功宴,特许贺将军家眷宁公子进宫!”

说完,他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递给宁杉,上面雕琢着两只交颈大雁:

“宁公子,您凭着这枚玉佩入宫,自有宫人带您去宴席之处,不必担心有那些不长眼的。”

宁杉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贺鸿晖,发现他眼中是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诧异。看来皇帝这一出当真没有同他商量过,也不知是和居心。

这样想着,宁杉突然觉得眼前的公公长得有些眼熟。他仔细回想,猛然间瞪大双眼:

“您不就是那天夜里……!”

还没等他说完,德化公公便笑眯眯地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:

“宁公子果真好记性,陛下对当日之事深表歉意,但如今贺将军回来的事儿还不能对外宣扬,便请您多多包涵。”

宁杉了然,只怕这次入宫也是歉礼之一,他忙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。

见宁杉收下玉佩,德化公公满意地笑了,他的任务完成,便不再打扰两人,干脆地辞行。

而宁杉望向贺鸿晖,眉目间有些忐忑:

“将军,我从未出席过如此盛大的宴席,万一给您丢了人……”

“没有人敢说我的人。”贺鸿晖毫不犹豫地说道,他也的确有这个底气说这话。

武能定国,深得皇帝信任,又是孤臣。可以说,只要不是他突然脑子一热想要拥兵自重,这一世的结局除了战死沙场便是荣养天年,不会有那些惨烈的结局。

宁杉闻言粲然一笑:

“那我到时候是挨着将军坐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