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处两人你侬我侬,那处皇甫靖却是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。

明明他比贺鸿晖的经验要丰富太多,这时却分明有一种自己输了的挫败感。不管是相敬如宾的皇后还是后宫的三千佳丽,她们的确期待着自己的垂爱,但更多的是在期待孕育子嗣,握有权柄。

真的只是爱他的,大概一个都没有,皇宫之内可容不得纯粹的感情。

明知自己无法拥有,皇甫靖还是有些嫉妒,他干咳一声打断了两人:

“还有一个时辰庆功宴便开始了,地方肃羽你知晓,我便不打扰你二人了,吉祥留下听肃羽安排。”

说完,他便带着德化公公匆匆离开。

没有一个人出口挽留。

贺鸿晖伸手揽了一下宁杉的腰,在他反应过来前便松开:

“瘦了不少。”

“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宁杉轻叹一声,并没有否认,“这可都是将军你的错。”

贺鸿晖点了点头,目光在宁杉身上转悠一圈,似乎是想估量出他到底轻了多少。

正好旁边摆着的粉白色花瓣造型的糕点瞧着味道不错,他便拿起一个凑到宁杉的唇边:

“我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宁杉本是调侃,这下却被贺鸿晖逗笑了。都说借花献佛,堂堂大将军拿着皇宫的点心说是赔礼道歉,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吧?

但他乖乖地张嘴咬了一口,清甜却不过干的口感瞬间俘获了宁杉的心。他又咬了一口,尝到了内里玫红色的鲜花酱内馅,比表皮略甜一些,却更添了些鲜花的清香。

很和他的口味。

有些许粉白的糕点碎屑粘在宁杉的唇侧,随着他咀嚼的动作一抖一抖。贺鸿晖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被牵引,他紧紧地凝望着宁杉,突然凑到他跟前。

宁杉吓了一跳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感觉到面颊上一阵温热的湿意。而这时候贺鸿晖已经又坐了回去,一本正经的表情让人怀疑刚才不过是错觉。

但事实就是如此,贺鸿晖突然舔掉了宁杉唇角的糕点碎屑,还一脸没事人的样子。

“很好吃吧?”宁杉回过神来,故意没有提刚才那事,只问口味。

好不容易大胆一回的贺鸿晖心里其实七上八下,生怕宁杉说他什么,但宁杉这样淡定的神情又让他不是很好受,只好闷闷地应道:

“你唇边的比较好吃。”

宁杉的耳朵微微发红,贺鸿晖这话直率而又坦诚,让他一时间无法招架。

目光游移,宁杉不敢直视贺鸿晖。他下意识地将自己手边的糕点拿了一块怼到贺鸿晖嘴边:

“一定是你感觉出了错,再尝尝这块呢?”

贺鸿晖吃东西没有宁杉那般斯文,他一口就把糕点吃了进去,咀嚼两下便咽了下去。但他没有发表看法,而是把自己手头剩下半块鲜花糕也吃掉,才一脸严肃地说道:

“还是你吃过的好吃。”

宁杉呼吸一滞,贺鸿晖这样一而再地撩拨让他的耳垂开始发烫,这就好像一种危险预警,告诉他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