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顾……夫人。”

他听到了有人叫他,但是咬着牙不应声。

“顾夫人。”那人推门进来了,“我把早饭放在照常的位置了,一个小时以后过来收。”

他不说话。

“顾总说,要是您不吃完,回来他会加罚您,叫您想好。”

慕白感觉到了一阵耻辱,缩在被子里的脚趾狠狠蜷缩在一起。

待人离开,慕白大叫:“不应该……不应该啊!绑着脚叫我出不去也就算了,为什么他连我的眼睛也蒙上了?”

系统:【好在您还有我。来,张嘴。】

慕白张嘴,感觉到了今天的早饭是炒饭,夹杂在其中的菠萝粒酸酸甜甜,还挺好吃的。

昨天,昨天……他被扛回家的时候,顾承旭看到了客厅正中央的那只行李箱,还有按照约定写好压在陶瓷杯下的离婚协议书。

还在箱子里找到了那封辞呈,和慕白说的一模一样。

顾承旭将那行李箱从二楼摔了下去,然后……事情就演变成这个样子了。

他被禁足在房间里,哪儿也去不了。

恐怕是再不想见他,做完这一切后顾承旭就离开了。

顾母死后有诸多事宜要办。据说顾母是签过捐赠遗体协议的。顾承旭不想顾母那么快离开他,但是也只能尊重顾母的遗愿。

火化、挑选安置地。还有继承顾母为数不多的遗产。

在顾承旭小时候,他们一家都住在城郊的老房子里,那里常年潮湿,床上的被子都发了霉。

之后也一直没有卖掉,顾母住院前一直有打扫。

据系统说,顾承旭在那里呆了很久。

慕白想不明白,为什么顾承旭还不放他离开。难道是真的恨他恨得入骨,想一辈子不叫他离开吗?

过分的是,屋内屏蔽了信号。

曾有人评价他们这个纪元的人类,说只要有网,有一间可以住宿的屋子,勉强不被饿死的食物,他们就可以存活。

系统告诉他没办法联网,加载不出剧来,于是翻找出不知什么时候缓存下来的、慕白两百年前就已经看过两百遍的老片子,叫他静修。

说罢,系统也渐渐不讲话了。

慕白蜷缩在床上,伸缩着两只嫩白的脚,浑浑噩噩不知究竟过了多久。

躺在床上已经很久没有变化过姿势,以至于人形的印记深深凹陷下去。

这天深夜,慕白睡得迷迷糊糊,听到系统低声叫他:【老大,老大,顾承旭回来了。】

“……嗯?”他眼睛也看不到,手脚也被绑着,能知道就有鬼了。

慕白只是闻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酒气,雾一样,散在空气里,然后目标明确地直直袭向他。

他强忍住没有去咽口水,而是装作完全还在熟睡的模样,连呼吸频率也调到了一致。

然后,感觉他的下巴被捏住了。

裹挟着酒气的味道袭击了他,攥取着他的口腔。堪称是一个缠绵的吻,一个不清醒的吻。

慕白确实惊讶,差点呼吸都不稳了,两个惊叹号送给系统:!!

本是在半睡半醒中,他也有点动情,但只强忍着装睡,努力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动静。

一阵悉悉索索后,他手上脚上的绳子被解开了,露出了一片淤青和红痕。

其实绑的并没有多紧,只是慕白的皮肤太娇嫩,太容易受伤了。一片淤青好像被碰了下,他忍不住一抖,然后继续装作熟睡的模样。

他看不见,不知道在深夜里,顾承旭看了他多久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手腕上凉了一下,被上了药膏。

凉爽使他困意更胜,没过多久,他便进入了沉沉的梦境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慕白感到眼皮一下子被照了个透,是顾承旭把房间里的窗帘拉开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